Welcome to深圳市智荣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13823705800

联系我们

PRPULAR PUSH

ATTEN:
冉先生
phone:
13823705800
QQ:
272786130
ADD:
深圳市宝安区新桥街道唐商大厦0731室

萍乡气动二元件

author:深圳市智荣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4-01 08:11:01

本文由深圳市智荣机械科技有限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气动二元件相关内容。深圳市智荣机械科技有限公司专业提供气动黄油注油器,旋转气缸180,调节阀厂家直销等多项产品服务。您的满意是我们永远的追求,让我们伸出诚挚的双手真诚欢迎各界宾朋光临惠顾,与您并肩共创二十一世纪的美好明天

气动二元件首先需要声明,这个子系列引用的资料全部来自 @SUNEPIAO 翻译的Variable Fighter Master File丛书,仅供学习交流,请勿用于商业。所谓的O.T.M超越科技(Over Technology of Macross,aka OTM),一言以蔽之,是挖外星飞船搞逆向工程弄出来的黑科技。虽说如此,OTM不仅带来了全新的技术成品,也使得很多原本只能停留在实验室和技术验证机上的子系统得以实战配备,因此部分名词读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全新。考虑到VF战机的虚构科技树也有相对明显的阶段性趋向,我将依照从老到新的平台顺序予以整理和解释。显而易见,越是后面出现的VF,就有越多已经投入实用和当时刚刚出现的先进科技可以使用。

VF-0&VF-1VF-X最初的性能要求大致是:

确保制空权,以机内燃料即可完成2000英里内的2小时巡航,标配1门激光炮和12发以上空空导弹,对地载荷14500磅;可在宇宙中实现短时间机动任务,靠外挂推进火箭足以到达卫星轨道;防御力上要挡得下同级别载具的激光攻击。

具体来说,这两型VF虽然说到底都是为应对外星人启动的VF-X计划的最初产物,也借由使用OTM成为了和精神始祖F-14不同层次的战机,但将作为技术验证机的前者和作为正式装备机的后者真正区分开的是:

热核涡轮引擎

根据设定所言,其基本原理来源于真实存在的Tandem Mirror(串联磁极)构想及传统涡轮风扇发动机。它能够借由核融合反应产生的高温环境,将从进气道吸入的大气/机体自带的水等推进剂在燃烧室担当的反应室内变为爆发膨胀的气体从喷嘴向后喷出;同时又利用核反应产生的高温等离子体,为需要大量电力供给子系统的机体提供电能。而用于保证核反应炉半永久性运转,以及确保剧烈膨胀的高热气体不产生逆流只向后方喷射,乃至于装备的大型粒子束武器都需要一样最关键的物质:能够控制重力的【重量子】。重量子本身上可协助以重力扭曲空间实现跨光年航行的Fold航行,下可以Fold Quartz(Fold水晶)的天然结晶形式实现跨行星通讯,在诸多OTM中也算是最神棍而最重要的一类了。

不仅如此,VF-1使用的这种热核联合循环引擎随着机体本身能够达到的速度(以衡量声速的马赫数M作为标准),能够随之改变热力循环的形式,具体机理可以类比现实中参与过F-22项目竞争的YF120变循环发动机。在2.5M以下可说是热核涡轮发动机,到了2.5M-7.2M的区间则是热核冲压喷气引擎,7.2M以上进一步变成热核超燃冲压喷气引擎,而进入大气圈外的宇宙空间则以热核火箭引擎的形式工作,简直可说是实现了从NASA到DARPA都梦寐以求的【单机宇宙进出】式无缝空-天切换。而就算纯粹从推力角度来说,当年以速度著称的SR-71和Mig-25的极限速度也不过3M上下,作为主力战斗机诞生的VF-1裸机极速2.8M,外挂形态下已经突破了5M的高超声速关卡,着实可怕。相比之下,再怎么大出风头的VF-0,说到底使用的仍然是靠化石燃料驱动的EGF-127涡扇引擎,在滞空时间上就已经只能望洋兴叹了。

OTM本身对工业上的影响,小处可以体现在所谓“靠分子力无缝结合”的零咬合螺栓螺母,但果然还是从有成品的子系统上更有体会。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其他三件构成VF-1战斗力的宝贝:

能量转换装甲(SWAG)

若是单凭合金,满足了耐受高热酸蚀射线磁气之余还要获得足以支撑战斗机空中变形的坚韧及跨越性的防御力是几乎不可能的。SWAG装甲在架空宇宙的运作原理实际上有些类似于隔壁高达SEED片场的相转移(PS)装甲,靠特定的电磁脉冲提升本身重量有限的,被多层复合材料夹在其中的特殊合金刚性及物理强度。虽说如此,所谓防御力“达到主战坦克级别的水准”,在VF-0和SV-51这等同为VF级别载具的对战中凭借35毫米(VF-1把口径提升到了55毫米)的携带式航炮吊舱(GunPod)发射的OTM特化弹药即可实现相互摧毁,而SV-51突防非OTM武器为主的统合舰队也出现了伤亡,说到底这项技术在此时最大的贡献还是让VF战机的变形实用化。然而,随着热核引擎的出力增加,能量电容的性能上升,点防御系统的实用化,到最新的《超时空要塞△》里,不论是SV-262还是VF-31,很明显已经达到乃至于超过了现有MBT的防护标准。

超传导马达驱动核心

从一个外行的角度来看,总之就是依靠OTM应用了所谓磁流体(Magneto Hydro Dynamic,aka MHD)发电,以其供给的大量电能在维持航电和能量武器之余,实现无液压机构的全电力驱动,使得VF-1的通畅变形成为现实(VF-0在实战中是不敢过多次变形否则有变不回来乃至空中散架危险的)。

能量电容

热核引擎本身的出力固然可观,但若是没有储存能量以备不时之需的手段,遇上急需大量能源的场合再靠提升反应炉输出肯定是来不及的。能量电容本身作为蓄电池担当,除开理论上不存在能量损失以外,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将比引擎本身输出更高的能量迅速传导到机体所需部分,确保VF本身保持在“精力充沛”的状态。

脱出式机首

飞行员跳伞以后的生存和搜救向来是个大问题。固然已经有了弹射座椅这种标配,在必要情况下能够将带有生命维持,降低代谢和急救医疗设备的机首整个弹出,对于在高空和大气层外遇险的驾驶员来说是很有意义的生存保障。

姿态调整推进器

在大气层内可能不明显,但在空无一物的宇宙空间中,这些遍布机体全身采用内置燃料进行喷射的小型推进器相当于起到了隔壁棚高达科技树中AMABC机动的作用。

VF-19因为笔者对前掠翼不喜直接跳过。

VF-22柔软/变形蒙皮

借由OTM金属和镓制成的高柔韧度、高粘性、高沸点、高抗冲击性合金“Gallium-A”为核心材料,这种蒙皮通过和驱动器及飞行控制系统联动,能够在兼顾空气性能之余通过主动改变蒙皮形状散射对方用于探测的雷达波和激光束。此外,VF-22的主意本身也采用了能够吸收雷达波的说到底,机身能够使得雷达电波发生角反射的部分(棱线、突出物和进气道截面等)越少,返回原本发射方向的回波就越少,RCS(雷达反射面积)和被侦测到的概率自然也就越低,此即所谓被动隐身。

惯性控制系统

VF-22这一代的相应子系统名为K-IVC,VF-25时代的则称为ISC。两者的具体运转机制都完全不明,但原理上有些微妙的区别:前者在工作时会展开将全机和周围空气共同覆盖的力场,能够控制60G~-20G的加速度矢量(但无法改变方向)从而减少改变方向的耗能;后者则是更加简单粗暴地将高过载机动中积攒的G力送至FOLD空间中暂存起来,等到非战斗状态再通过“解冻”缓慢释放。但两者的共同之处都在于,大大提升了在驾驶员承受范围内的飞行性能。

而事实上,VF-22的热核涡轮引擎已经直接讲明使用以Fold晶体及其产生的重量子为媒介制造的局部重力场压缩反应剂和控制粒子流,此核心系统的全名便是重力制御惯性系统(Gravity Inertia Control System)。

脑波控制系统(BCI)

原本作为验证机的YF-21上搭载了激进的BDI(Brain Direct Image)系统,把所有操作所需的信息转为可视化图像送入驾驶员大脑,如此一来省去了身体的反应时间,直接通过脑波思维反馈到控制系统上,连双手双脚的动作都不再需要。

一听就像是个飞行员一激动就要出事的系统,最后YF-21的结果...确实不太好。

所以正式量产的VF-22直接把整套总重上百公斤的图像投影系统又换回了通常规格的显示器,最后变成了通常气动操作靠操纵杆,紧急情况和高G机动中通讯、火控等辅助操作交由脑波控制的BCI(Brain Computer Interface)这等脑-机互动式系统,牺牲了部分反应速度换来更高的可操作功效。

点防御系统(PPBS)

虽然是Fold航行失败的副产物,且起了PPBS(Pin Point Barrier System)这么玄乎的缩写,说到底就是能量护盾。但是作为核能机体,有一层能量盾总比靠装甲硬抗好,而起这么个不明觉厉的缩写,听起来当然比直接叫“女武神之盾”什么的更有科技感些。

激光雷达(LADAR)

利用短波光束对未知区域进行脉冲照射完成探测,跟传统的光学传感器最大差别就在于探测距离上,在BVR(超视距空战)上的自机探测手段比起雷达产生的电波又多了探测激光这一样。

电磁球场隐身系统(ESFS)

在VF-22上点防御系统作为护盾还做不到覆盖全身,但它还有另一重用途:主动隐身。ESFS就是以PPBS制御电磁波覆盖全机,直接阻断外部用于探测的雷达波及激光束,固然无法令自己的雷达和LADAR使用,且在启动时要耗费大量电力但这种足以将当时新统合军和杰特拉蒂军所有常用波段的雷达和探测激光阻挡90%以上的隐形手段,比起以匿踪闻名的VF-17可说更胜数筹。

现实中米格1.44折腾过的等离子体隐身打算干的事情与此类似。很明显,他们没挖到外星科技。

VF-25Fold雷达/传感器气动二元件

从主动(雷达发射Fold波)和被动(传感器分析Fold跳跃时产生的各种光波电磁波重力波)两个方面去探测不管是AVF(指VF-19,VF-22以后的,单体即可实现跨星系Fold航行,对旧世代VF也有代差级优势的次时代VF)还是船只进行Fold跳跃时产生的重力场反应,用于侦察Fold航行的目的地安全性和感知敌机Fold跳出的情报。

延展装具(EX-GEAR)

以YF-24为蓝本开发的VF系列的设计过载达到了堪称玄学的27G水平,不经任何措施处理的话会直接杀死驾驶员。相比于VF-27那样直接延续BDI加用电子改造手段提升驾驶员肉体的暴力手段,EX-GEAR则是尽可能减轻驾驶员在高G下的操作负担:利用对发汗、心率、脑波等生理指标的检测,读取驾驶员手臂和手指的肌电位辅助操控;在机器人形态下直接反馈驾驶员的动作实现同步运动;以所谓象征操纵系统(symbolic command system)将手脚动作、声响,乃至于脑波,语音和表情都作为辅助操作的输入信息;其内储存蕴含驾驶员操作习惯的数据,使得驾驶舱参数不需要一一调整就能保证个性化......

再加上本身具有独立飞行和遥控操作机体的功能,对于训练新驾驶员来说具有跨时代的意义。无外乎越到后面VF作品中的主角,越能够以未经训练的民间人身份上去装逼。技术这种东西,正是为了满足人类本能中的任性才诞生和发展的。

惯性缓冲器(ISC)

如前所述,借由将机动产生的惯性矢量直接暂存起来,把本就惊人的27G极限过载提升到了40G的理论水平,与其说是无限制挥霍重力的道具,不如说归根结底还是保护人类肉身的护符。

H-APGS发电系统

“利用两种不同性质合金间产生glen效应的发电系统”,你说这个谁懂。总之发电输出比起传统的磁流体发电又高了一倍,意味着更多能量武器搭载可能。

CNI装置

牵扯到作为宇宙战斗机的VF的联络,导航和威胁鉴别三大块,测绘恒星系内的星图作为惯性导航的前提,宇宙空间内上下左右的识别,保证混乱电磁环境下通讯畅通等种种方面。与其说是什么新的发明,不如说是将这个概念明确了出来。

(终于到武器系统了,ギリギリeye~ギリギリmind~)航炮吊舱(Gun Pod)

谁觉得导弹万能谁逗逼,不服者出门左转找约翰·博伊德。

激光炮(Laser)

其实真正在VF上担当航炮的还是发射大口径实弹的Gun Pod,而除开发射激光的Laser以外,发射粒子束的Beam武器也有配备,要理解这种作为VF固定装备的定位需要引入一个现今水面战舰上的名词:

CIWS,即所谓近迫武器系统。

CIWS要对付的是什么?已经冲到贴身距离的导弹。VF系载具最擅长的攻击方式是什么?一口气齐射大量导弹的macross missile massacre。为什么现实世界中的CIWS,乃至于机载反导的ABL也在朝着使用激光的方向发展?每秒三十万公里的弹道速度基本上可以实现发射即命中,只要能源足够弹药量就可称无限,指哪打哪不用算提前量......

新技术要实用化肯定有的是问题,现在连大气影响(对,包括雾霭)都没解决就指望大家拿着激光炮对轰为时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能量武器的时代正在拉开帷幕。

粒子炮(Beam)

就一点要说明的,就算在肉眼中看起来都是发亮光的射线武器(Ray Gun),粒子束为代表的其他硬杀伤性定向能武器是达不到光速的,但也因此才可能辨认出能量流移动的现象,从而让观众看到炫酷的场面。

微型导弹(Micro missile)

其实VF本身也是有用于中距离的AMM(中距离空射导弹)等等多用途的精确制导弹药可以选用,之所以要把这种最小型化的近距离格斗导弹专门列出来是因为它从根本上解决了一个战斗机最关键的问题:载弹量。

先进战机和落后战机可能在体系为支撑的战力上有千差万别,最终反映在模拟战上甚至能出现一比数十的交换比,但说到底作为硬件的载弹量受限于平台本身的尺寸,是没有也达不到那么大的差距的。最先进的F22的标准挂载方案也就是两枚AIM-9X再加六枚AMRAAM,而任何甘愿舍弃隐身性能换来互相摧毁的三代机基本上都能达到这个水平。就算不谈空战,如今随着战斗机成本的上涨,机队规模缩水之下对单机能够在一个架次中打击的目标提出了指数级增长的数量要求,在机体本身挂载能力有限的情况下缩小单发弹药的尺寸从而提升整体弹药携带量的趋势,其实已经由所谓的小直径炸弹(SDB)在现实中体现了出来。而具体到外挂点上,你的机翼下一个外挂点只能挂一枚到数枚AAM,对方下挂的却是以导弹吊舱(missile pod)为单位,每个吊舱装载十数枚乃至二十余枚用于近身搏杀的AAM,谁在视距内混战中毁伤对方概率更大不言自明。

反应弹

所有牵扯到军事的科幻作品里都要有的大杀器,只不过展现的形式不同。尽管原文顾左右而言他,依我看就是采用了OTM的核弹;由于VF级别的载具就可以搭载和发射,小飞机炸大战舰的英雄主义式一锤定音之举方有存在空间。气动二元件

高速背包(Fast Pack)

VF本身的热核涡轮引擎在大气层内可以直接吸入空气喷出热气推进,但太空中是真空,没东西可吸。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关上进气道用VF自己带的推进剂(包括但不仅限于水)作为喷出热气的原料。而对于战斗机来说,燃料这种东西,理论上总是多多益善的。

现实当中的战斗机装上了副油箱和保形油箱,屏幕里的VF战机则选择使用额外的加装背包来提升大气层外的作战时间。有必要指出的是,VF的背包不单单是特大号燃料箱,自带用于助推的火箭引擎,导弹吊舱/粒子炮,辅助传感器,再加上储存的推进剂,使得外挂形态下的VF实际上在续航力,火力和机动力上都比裸装的面板数据高上一截,真正可称得上是星际文明的多用途重型战斗机了。

装甲背包(Armored Pack)

VF本身虽然名为可变形战斗机,实际上从要对抗巨大外星人(买玩具)的角度出发,依然会遇上拳拳到肉的格斗战;此外,本身作为宇宙战斗机还可能牵扯到重力圈外的工程作业,而遇上对方突袭己方据点时还得担负拦截任务,重点提升机器人形态下防御力和火力的装甲背包便因此而诞生。堆砌名目多样的微型导弹级制导射弹,在全身追加反应装甲和用于支撑SWAG装甲的能量电容,以及更多的Beam武器,说到底就是为了最大化提升上述的两个关键指标。

神盾背包(Aegis Pack)

让VF背负相控阵雷达充当前线指挥兼电子战的现场AWACS自VF-1便有实例,但到VF-25这里才算是发展完全。其安装上VF-25平台后作为数据链传输和分发的中继站对大量目标(2048个)进行跟踪和友机导弹诱导(128个),操控以高机动性闻名的Ghost无人机进行掩护,对Fold波,电磁波均能够进行探测和分析,再加上VF平台本身的飞行性能,是很出色的【战力倍增器】。

龙卷风背包(Tornado Pack)

只在VF-25上出现的新类别背包,重点是提升大气层内的作战能力。除开追加的微型导弹发射孔和旋转式粒子炮外,个人认为最大特点就在于翼侧的单轴旋转式引擎吊舱。为了改变喷流方向提升机动性,二元矢量喷管能够在俯仰和偏航方向上控制推力矢量,那么如果直接令喷射气体的引擎本身能够360度旋转呢?

Fold助推器

如我在专栏前文《星海权论》所述,往后牵扯到星际文明的战争到底是大舰巨炮还是小飞机海取决于跨星系航行的门槛高低。由于这种外挂背包的存在,VF作为单人载具也可实现跨星系的Fold机动,具有相应的战略意义。

鬼魂无人机(Ghost)

有人机跟无人机的争论能扯到下个世纪去,但完全放开无人机的后果可能就是弄出个打算上天的奥创或者Sharon Apple。目前来说,这类由受管制的AI操控的UAV如果打算和有人驾驶的战斗机竞争,最大可能就是像剧中表现的那样,可以在混战中担当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助手,但真要硬碰硬还是落得骗对方弹药和时间的武装移动靶结果。

重量子反应炮

小规格载具上可以搭载的大威力武器,比起反应弹这种限制使用的宝贝,在别人用实弹Gun Pod打不穿Vajra外壳时VF-27却能凭此一发击毁大型Vajra,作为核能平台的能量武器还免去了装弹量的担忧。

其他新概念武装

VF-22

ALP-125推进式激光吊舱:类似导弹的一次性武器,但发射出去以后通过自体激发高能激光进行杀伤;

AOM-8S二段式截击导弹:用于从大气层内截击卫星轨道范畴的目标,采用类似运载火箭的二级火箭机构确保速度和射程;且不依靠战斗部装药的爆破杀伤,而是靠重金属弹头直接实施动能杀伤;

AGM-122隐身贯通导弹:反舰用,拥有隐身外形和超小型热核引擎作为推进手段之余装备了用OTM进行超高度压缩的钨棒,命中目标时除开热核引擎爆发性的加速外弹头本身也会进行类似钻头的旋转以期实现穿甲目的;

GCA-27R粒子加农炮:与高速背包相整合的大型武器,使用小型化的热核引擎供能;开火时首先打出数百兆瓦的高出力激光焚化目标外壳,随后用于激发激光的高温氘和重金属射流也通过磁场加速打出对目标材料进行物理破坏。实战中有一台VF-22凭隐身能力进入近距离后以此炮击毁了某卫星包含14艘大型舰在内的叛乱舰队中70%船只的动力系统,直接将对方镇压。

VF-25

MPBMS多目的炸弹机雷系统:用于在宇宙空间内投放无制导无助推弹药的火箭巢式投放装置;

PaCSWS准巡航高机动导弹:拥有巡航导弹级射程和自律AI,甚至能像回旋镖般飞一圈返回来打周围敌机的超远距离空空导弹;

LPP-14A/Fx型推进/固定式激光吊舱:Frontier船团直接卸掉了推进系统把它变成了外挂固定的多次性激光武器;

MDE维度吞噬者:直接利用弹药内含的Fold水晶将命中目标的一部分转移走使得本体破碎的“无法防御”式武器。跟黑洞炮不同的是被吞噬的部分只是跑到了几百公里外而不是直接没了。

说点题外话,VF本身自然是基于空想的符号图腾,但三段变形的构想理论也不是空穴来风。且不说本身就是用于争夺制空权的Fighter形态,就算在半人半机的Gerwalk形态(实际上对应了STOVL和直升机)及类似机器人的Battroid(可以理解为长脚的防空炮塔)形态下,即便除开能够全向攻击的制导弹药,借由获得能够改变推力矢量(引擎和喷口)朝向及射击矢量(航炮吊舱,激光炮和粒子炮),在损失能量之下展开成功角度空战是具有实际可能的。在跟风大肆批判科幻作品的设想空中楼阁之余,莫忘了当年莱特兄弟在成功试飞前也被时人当成MDZZ的存在,要证明理论只有靠基于技术和时间的实践,与口沫横飞向来是没有关系的。